第五回 慕容名雪神霄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幽芷兰     书名:倚天屠龙记之谁与争锋
    翌日,宋青书执意要回武当,周芷若见他与武当的恩怨已经化解,武当上下亦不致再与他为难,故而也不再劝阻。道:“你此刻武功尽失,我先送你回武当!”

    二人既然已坦然面对,那昔日情怀自然烟消云散,一路上二人谈笑风生,仿佛又回到光明顶相遇那种场景,二人提到渡厄之死,不禁心中疑惑不解。

    周芷若道:“这世上除了武当派还有谁会这路绕指柔剑?”

    宋青书猛然想起,却又摇了摇头,周芷若见他欲言又止,道:“你想到了什么?”

    宋青书道:“当初我在丐帮受陈友谅胁迫之时,曾经传了他几招武当派的绕指柔剑,只是也仅仅是几招而已,想那陈友谅武功一般,又岂是渡厄神僧的对手?”

    二人一路渐行渐远,转眼便至武当山,又行一阵,已至解剑亭,周芷若不愿再上武当,道:“青书,我走了,你珍重!”随后转身离去。

    可只迈出数步,那宋青书再也忍耐不住,道:“芷若”上前抱住周芷若。他心中对周芷若的这份情义虽然看开,但只怕今生亦不能忘怀,虽然他已不在奢望任何回报。

    周芷若轻轻挣开道:“其实你很好,只是……”

    宋青书接口道:“别说了,我明白,你走吧,一路小心,珍重!”

    周芷若眼眶湿润,道:“珍重”随后极速奔下山去,她不愿让宋青书看到自己流泪。

    她一路下的山来,已近晌午,她脚步极快,半个时辰已至玲珑镇。

    此镇上靠近武当山,习武之人颇多,且武当派分支道馆在此镇上便有二十余家。

    她至镇上,选了个较大的酒楼歇足,刚进入,发现一楼太过嘈杂,且多人饮酒时污言秽语,实不堪入耳,那伙计却跑前跑后,殷勤招待。

    她上到二楼,见人烟稀少,只偏脚处坐着四人,便捡靠窗旁的一张桌子坐下,要了几个精致的小菜,一盘孰肉,一壶绍兴陈酒,不自觉的自斟自饮!

    她其实一直在想是谁能杀了渡劫?可将江湖人物逐一想过,总是猜想不透,陈友谅虽然和青书学了几招绕指柔剑,但想杀渡劫却是万万不能,何况陈友谅自屠狮大会后,便参加起义之师,一路在北边抗元,似已改邪归正,他如何会再挑起事端?只觉这江湖之大,终日烦恼不断,若非师傅遗命未完成,她只想卸去掌门之位,学一学那黄药师,游历天下,扶危济困岂不乐哉?

    但她此念在心中不过稍有停留,便觉这是痴人说梦,眼下峨嵋俗务缠身,北边战事愈演愈烈,明军虽然大举进攻,但鞑子也必定誓死顽抗,而张无忌偏生又安居塞外,如若战事失利,自己又焉能袖手旁观?

    她只觉肩头担子何止千斤?自己能不能承受下去,这一切均乃未知之数,看着杯中烈酒,突然豪气顿生,学起那七尺男儿,竟也一饮而尽!

    不多时,却见楼梯口上来三个人,其中两男一女,其中一男子对那女子言道:“尊主,您看这里环境还算优雅,不如就在这用餐吧?”

    那女子点头示意,那男子立刻吩咐伙计准备菜食,他们三人在当中一张桌子上坐下。

    周芷若仔细打量那女子,只觉那女子容貌绝美,身材高挑,年约二十七、八岁,头顶秀发用乌丝盘住,秀发中插了一支玉簪,一身淡绿色服饰,极是雍容华贵,倒是似个贵妇人。

    再看那俩男子均乃黑色长袍,皆身材颇为魁梧,年纪较大,约四十出头,腰带中均镶了一颗闪亮的猫眼石,极为引人注目。只是二人,一位略高,一位略矮,旁人见此,只道是大户人家出游。

    周芷若心道:“听那男子称呼那女子为尊主,那定是她下属,连下属衣着尚如此华贵,那此女子定然来头不小,绝非简单大户人家可比!”

    周芷若见那两男子脚步轻灵,行动迅速,显然武功绝非范范,至于那女子武功如何?却看不出来!

    却听那女子对左边那男子道:“风一阵,张无忌那边到底想怎样?”

    周芷若猛一听张无忌三字,心中一惊:“无忌哥哥不是去塞外了吗?”

    那略高之人便是风一阵,答道:“那张无忌和我们约定今晚在镇外的城隍庙相见,说是要把秘籍归还给我们!”

    周芷若听后,心中大惊:“无忌哥哥去偷他们秘籍?”这点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那女子道:“我们从蓬莱岛不远万里赶来江南,如果秘籍再找不回来,那本尊就没脸回去了!”

    那略矮的男子愤道:“这个张无忌,仗着自己是明教教主,便来偷我们的秘籍,他大可以可光明正大来抢,打赢了我邓青风,算他本事!如此偷鸡摸狗,还亏他是一教之主,还反元首领,实在令人不齿!”

    风一阵道:“可我派人查过,这张无忌为人顶天立地,行事光明磊落,且武功盖世,江湖上人人都这么说,我碧水宫虽僻处蓬莱,却也听过其大名,我总觉得此事有蹊跷!”

    那女子道:“我碧水宫成立数百年以来从不理会中原之事,任他朝代更替均与我们无关,此番乃因震宫之宝斗转星移这门神功丢失,才来到中原,若找不回,我等可无面目再回蓬莱了!”

    风一阵与邓青风均道:“尊主放心,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将秘籍找回!”

    那女子道:“这门斗转星移神功已流传多年,绝不可在本尊手中而绝,否则我慕容雪即便一死亦难以愧对祖先!”

    周芷若心道:“原来这女子叫慕容雪,好名字,果人如其名,如雪一般美丽。只不过这碧水宫是什么门派?斗转星移又是什么?”蓬莱岛远在海外,她倒是听说过,却从不知岛上亦有人居住,还有什么碧水宫?

    却听邓青风续道:“今夜张无忌约我们去城隍庙,他千辛万苦的偷了秘籍,难道这就肯归还?”

    慕容雪冷笑一声,道:“旁人道张无忌武功如何高强?本尊却是不惧,今夜倒要来会一会他!”

    周芷若听到此处,已不能在坐视不管,她心知张无忌与赵敏刚去塞外不久,如何能再万里迢迢的去蓬莱偷秘籍?这其中定有重大隐情,她心道:“今晚且跟着她们,看那个所谓的张无忌要耍何花样?”

    她见三人用过餐后,便向小二要了三间上房休息,看来是要养足精神,以便夜间一战!

    周芷若也定下一间房间,正好处于他们三人对面,中间相隔不过一条过道而已。

    她心知三人要待夜间出发,因此她也不甚着急。她内心最深处,实是盼望那张无忌夜间真会出现,但她实知这希望过于渺茫,不由苦笑数声。

    这些日子她致力于寻找宋青书,对九阴真经并未研习,眼下有暇,便从怀中取出真经,依照那易筋断骨术说修习,真气在体内运转六周天后,便已沉沉睡去。

    待她醒来时分已近夜间,她命伙计送来热水,而后沐浴更衣,用过晚餐后,过之片刻,见对面三人手持长剑果然已下得楼去。

    周芷若待他们出店后,与柜台结账,便亦跟随而去!

    她不知三人武功如何?只见三人步法轻快,瞬息间已去的很远,芷若怕被发觉,因此一直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与他们保持总有十余丈之远!

    由于邓青风日间已来过此处,因此认得路途,慕容雪三人只顾赶路,一路上互相默不作声。

    那城隍庙本来香火鼎盛,但半年前,明教朱元璋与鞑子在此交战,战况惨烈,鞑子有一支军队退到庙内,被朱元璋采取火攻,最终让鞑子全军覆没,是已这城隍庙现只剩残垣断壁!

    三人到得庙内,邓青风道:“尊主,就是这里了!”

    周芷若心道:“我躲在外面,万一无忌哥哥来了,岂非被他发现?”她见庙旁有一排排高大挺拔的松树,枝叶茂盛,正好藏身,因之,纵身一跃,上得树梢,正好将庙内情况看的极为清楚。

    她心中只盼来者真是张无忌,内心跳动的非常厉害,一想起张无忌,便心神不宁,心知此乃武学大忌,是已忙运起九阴心法,震慑心神!

    却见庙内邓青风言道:“这张无忌不会在耍我们吧?”

    风一阵道:“断无此理,那张无忌乃一教之主,该不会背信!”

    邓青风道:“他连我们的秘籍都偷,只怕也不是什么诚信之辈!”

    “背后说人坏话,看来碧水宫中人门规不严啊!”话音刚落,走庙外走入一人,此人行动异常迅速,转眼便至三人面前!待见此人一身黑衣,连整张面孔也被黑布蒙住,只露出两只双眼已便视物!

    周芷若心道:“好高明的轻功,此人武功绝不在我之下!”但她凭声音便可断定,此人绝非张无忌,从声音可推断出他年龄与自己相仿!

    却见慕容雪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明教教主竟然是个藏头露尾之徒!”

    那黑衣人也不生气,只哈哈一笑,道:“碧水宫主,别来无恙吧,你们从蓬莱岛一直到江南,这中土的优美景致可还赏心悦目否?”

    风一阵道:“抱歉得很,优美景致没看着,但从中原到江南,一路上只看到鞑子兵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慕容雪不愿多费唇舌,道:“张教主,你偷了本尊那斗转星移的秘籍,现在可否归还?”

    黑衣人道:“此物原当归还,只是……”

    邓青风怒及,上前便动手,被慕容雪拦住,她早料到他不会轻易归还,见他语气如此,必有所求,道:“张教主要什么条件,尽管直说!”

    那黑衣人道:“碧水宫主果然快人快语,好,我就直说了,其实我给你们带来一件好事!”

    慕容雪不屑的道:“请问,是何好事?”

    黑衣人道:“我早已打听清楚,你碧水宫一脉原也是中原一显赫的武林世家,慕容家族在五胡乱华之际也曾入主中原,建立赫赫的大燕王朝,后大燕为北魏所灭,慕容氏子孙不甘失败,世世代代均已复国为己任,我说的不错吧?”

    慕容雪等三人听后,也不吃惊,此事碧水宫上下数万人,人人皆知,碧水宫内到处悬挂着慕容氏祖先的画像,??慕容雪道:“不错!”

    黑衣人续道:“在北宋末年,你们慕容一氏中有个叫慕容复的,他费尽心机复国,而遭失败,最后心灰意冷,带着整个家族去往蓬莱!”

    原来,当年那慕容复屡次精心计划复国失败后,终于心灰意冷,不再有复国之念,带上王语嫣,与一众家臣在李秋水的帮助下前往蓬莱岛,那蓬莱岛之前本有汉人居住,但之后,一位名叫柳生一郎的人来到蓬莱,此人乃东瀛柳生家族的叛徒,在东瀛造反失败后,带着一群残兵败将来到蓬莱,杀尽岛上汉人百姓,从此占据蓬莱,称王称霸,宋兵几次围剿,均遭失败。

    慕容复李秋水等上岛之后,擒住柳生一郎及其麾下爪牙,命人送回东瀛,由东瀛大将军发落。而那蓬莱岛至此方又回到中华汉人手中,此举,慕容复收复国土实立不朽之功,此后,慕容复向大宋称臣,年年上贡,宋微宗封慕容复为燕王,慕容复在蓬莱岛及其附近岛屿建造居室,开枝散叶。于蓬莱岛中心处建一宫殿,名为碧水宫。

    但慕容复也深知,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慕容家帝王气数已尽,因此立下严令,凡碧水宫中人不得参与中原之事,数百年来,碧水宫中人严守门规,极少在中原走动,只每隔三年在清明时分才回到江南燕子坞中祭祖扫墓,因此江湖中已无人知晓碧水宫的存在!(此中详情请参阅作者另一部小说《天龙八部之姑苏慕容》)

    而今正是有人盗取碧水宫的镇宫之宝斗转星移神功,碧水宫主慕容雪这才劳师动众,连续派出数百人出宫寻访,均无所获,自己也带着两名家将亲自踏入中原寻找,便在昨日,忽然有人已匕首射来一张纸条,对方约定今夜在城隍庙相见,因此便有了现在一幕。

    慕容雪听黑衣人说了自己家族史,不以为然,道:“张教主,你对本尊的家事可谓了如指掌!”

    黑衣人谦逊道:“不敢,慕容尊主,你家族本为皇室后裔,难道你们重建大燕王朝吗?已告慰慕容复与慕容龙城的在天之灵?”

    慕容雪等三人听后,心中一惊,万料不到,黑衣人竟然会如此说。

    那风一阵与邓青风曾经辅佐过慕容雪的父亲慕容天,他碧水宫有数万人,财力雄厚,粮草充足,加上高丽国主,东瀛大将军均与其交好,外援甚厚。

    那慕容天文采武功俱已登峰造极,实不在那张无忌之下,他见天下大乱,也有意出兵复国,然慕容复早有遗训,慕容氏子孙不得再有复国之念,眼看中原大乱,正是入主中原之时,只因不敢违背祖宗遗训,一时积郁成疾,不久便郁郁而终。

    风一阵与邓青风均已心动,风一阵道:“不知张教主有何高见?”

    黑衣人语气深沉,道:“眼下中原大乱,鞑子与我明教,还有陈友谅在长江天堑已打的势均力敌,目前战局已成胶着之势。而你们碧水宫实力雄厚,可以从山东出兵,饶过鞑子防线,直取大都!随后你我南北两路大军两面包抄,将中原的鞑子彻底消灭,最后,我们两家合力,消灭张士诚,陈友谅等势力,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待天下平定之后,咱们把天下一分为二,你慕容家占据江南,我明教虎踞中原,两家已长江天堑为屏障,划江而治,互不侵犯,永结盟好!”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未知尊主意下如何?”

    风一阵与邓青风二人已怦然心动,他们一直想为慕容家建立功勋,眼下正是大好时机,他们只盼慕容雪能够答应!

    慕容雪听后,虽想起父亲遗愿,但又念及祖宗遗训,道:“张教主,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既然准备与我碧水宫合作,却为何不敢已真面目见我?这等藏头露尾未免过于小人了吧?”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江湖险恶,我也不过多留个心眼而已!只要尊主能够与我等合作,那么将来还怕不能一睹真容吗?”

    风一阵不屑道:“你长成什么样?说实话,我们没有兴趣看,但你这种行径,却让我们如何信你?”

    黑衣人道:“我明教素来已信义立世,一言九鼎,想来你们应该有所耳闻,好好考虑吧!”

    慕容雪正色道:“不用考虑了,本尊现在可以答复你,慕容氏祖先有遗训,不得生复国之念,慕容雪不才,对张教主所提之事不敢答应!”

    那黑衣人一惊,道:“此事乃你复国良机,你确定就这么放弃,你难道要当慕容家的千古罪人?”

    慕容雪道:“本尊若答应你那才是千古罪人,张教主,请你将斗转星移归还,今日之事,本尊权当未听见!”

    周芷若见状,心中暗赞:“这慕容雪不为名利,不为权利欲望所诱惑,果然了不起!”只是他心中又有疑问:“此黑衣人断然不是无忌哥哥,无忌哥哥对名利淡薄,根本没有这种雄才伟略,难道是明教其他首脑人物?”

    黑衣人哈哈一笑:“尊主,我劝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只见他一挥手,从庙外瞬间步入数十名黑衣武士。周芷若一看,便知这些人个个均乃高手,看来这黑衣人是有备而来!

    慕容雪三人虽身陷重围,却并不慌乱,邓青风骂道:“久闻张教主侠义心肠,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奸邪小人!”

    黑衣人冷笑道:“不瞒三位,今日我是志在必得,尊主若答应那是最好,若不答应,那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而后,我会找人冒充慕容雪,去碧水宫发号施令,我想找个人易容改装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一样能达到目的!”

    他们素知张无忌武功盖世,慕容雪自付武功不及爹爹一半,便三人联手也未必能斗得过?何况对方还有这许多杀手埋伏于此处,待听他说不顺他便要杀人灭口,找人替代,不由暗自心惊,只苦思如何脱身?

    那黑衣人显然已颇不耐烦,厉声道:“该说的都说了,你们到底答不答应?”随即双手一挥,他身后数十名武士已纷纷亮出兵器,只待他一声令下,便上前动手!

    慕容雪见对方人多势众,已方三人万难抵挡,心念一闪,道:“张教主,即便你现在已武力让本尊屈服,但是,你就不怕本尊回到蓬莱之后便反悔?”

    黑衣人哈哈一笑,他伸手往怀中一摸,取出一物,道:“你慕容家的传国玉玺、族谱、以及斗转星移秘籍都在我手上,我不怕你会出尔反尔!”

    周芷若在树梢之上毕竟看不甚清,只看到黑衣人手中有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格外耀眼!

    那传国玉玺,斗转星移神功加之慕容雪手中的神霄剑乃是碧水宫三宝之一,另外两宝是传国玉玺与斗转星移神功,有此三宝便可为碧水宫之主。

    现三宝有二宝落入此人手中,慕容雪大急,心知其中厉害,当下道:“无耻之徒,快还我传国玉玺!”

    却见慕容雪拔出手中神霄剑,那神霄剑,晶莹剔透,剑身泛有一层绿光,煞是好看。周芷若之前见慕容雪手中之剑无甚奇特之处,待她拔出剑时便眼前一亮,暗赞:“这神霄剑果然是一柄神兵!”

    慕容雪剑身往黑衣人刺去,黑衣人左右两名武士举刀挡驾,那两名武士一攻其左一攻其右,且刀声呼呼做响,显然内功不弱,却见她并不闪避,只长剑微微左右移动,那两名武士左胸与右腹纷纷中剑,惨呼一声,就此气绝。

    慕容雪伤人不过瞬息之间,她无暇停顿,长剑依旧往黑衣人刺去。

    黑衣人见她举手抬足之间便杀了二人,心中暗想这碧水宫主果有几分真本事,当下,他不敢怠慢,避开慕容雪长剑,随即亦取出长剑还击,他招招狠辣,只想杀了慕容雪。

    黑衣人身边黑衣武士纷纷抢上,邓青风与风一阵亦也加入战团,数十人就此在庙内展开激战!

    周芷若见邓青风与风一阵对阵数十名武士,虽已二敌众,却是胜券在握,想必时间一久,定能消灭这些武士。只是那慕容雪对阵黑衣人,便不免相形见绌!

    她见慕容雪施展的剑法,那是从所未见,且一套剑法未使一半,竟然能幻化出掌法来,招数之灵动,实不下于当世武林中任何剑法。她越看内心越对慕容雪赞不绝口,待见慕容雪剑法竟能化掌出击,这种神奇的武功真是从所未见。

    她又看一阵,猛然想起:“桃花岛的落英神剑掌正是从落英剑法中演化而来,那使出来是威力无比,现在这慕容雪所施展的虽不知是何武功?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也依儒家之理而创出的上乘武学!”

    她自从于桃花岛取回九阴真经与桃花岛武功秘籍之后,便对道家与儒家的武学展开深入研习,她天资聪明,自观自学,虽无人教导,竟尔也有所小成。所欠缺者乃自身内功不足,她知武功剑法可以速成,但这内力半点亦勉强不来,除了日夕苦练外,别无他法!

    斗之一阵,众武士已被风一阵等打死一半之数。但剩余十余名武士并不畏惧,仍勇往直上!黑衣人眼见不妙,当下取出长剑,对慕容雪便是一阵即攻。

    却见这黑衣人的剑法甚为广泛,顷刻间已施展了十几套不同的剑法,周芷若不禁看的眼花缭乱,这些剑法她竟一个也识得?心道:“这些剑法虽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武功,但也是威力巨大!我竟看不出是哪门哪派的剑招?”又暗自想到,只怕自己遇到此人,也未必能胜他?

    那慕容雪虽然武功高明,但他遇到的亦非等闲之辈,渐渐便感招架不住,待见他施展出十几套剑招之后,厉声道:“这一字慧剑门,苍松剑法,以及大理段氏的正阳神剑早就在中原消失已达数百年,你是从何处学来?”

    黑衣人讥笑道:“难道尊主你还看不出来么?”

    慕容雪猛然想起还施水阁与琅嬛玉洞,碧水宫拥有天下武功,这两处正是存放武功之地,道:“你在碧水宫待了多少年了?”

    黑衣人笑道:“我不过在里面看了两年的书而已!”

    慕容雪暗恨自己无能,碧水宫禁地竟被外人擅自闯入,长达两年之久,竟不自知,怒道:“无耻!”

    她怒火攻心,招招均是杀招,她知黑衣人武功之强尤胜于己,只盼与其拼个同归于尽,因而每招都是全力进攻,并无防守,由此她剑法上的威力何止大了一倍?

    只是如此一来,也使她剑法中的破绽逐渐增多,数十招后,黑衣人看准慕容雪的左肩一掌拍过。

    那周芷若暗道:“不好,这慕容雪要受伤了!”

    岂知那慕容雪左肩受此掌力,迅速左掌挥出,打向左边一名正与风一阵交手的武士,将黑衣人打在自己左肩这掌力尽数转移至那名武士身上,那武士当即立毙!

    周芷若看这招使出,暗赞:“这世上借力打力的武学非常多,但都是四两拨千斤还施于对方的武学,想不到还有这种还施于第三方的借力打力之法?”

    那慕容雪在转移掌力之时,本也想转移至黑衣人身上,但深知自身内力胜不了黑衣人,因而这才转向第三人。只是她虽转移掌力,却也竭尽生平之力,且左肩仍感剧痛,不由一慎,已摔在地上!

    那风一阵与邓青风见慕容雪受伤,心中大急,只是苦于被武士缠住,无法上前援手!

    黑衣人见只剩七八名武士在力战,当下两掌一出,已迅雷之势点住邓青风天池穴,令其动弹不得。邓青风武功虽不及慕容雪与黑衣人,但也甚为了得,只是他全力激战,黑衣人又乃偷袭,一时未及防守,瞬间便被点倒!

    风一阵见状,急忙杀向黑衣人,周芷若心道:“这风一阵武功虽不弱,却又怎是这黑衣人的对手?”

    果然,黑衣人与风一阵只拆得十余招,便上下立分,那黑衣人一挥长剑将风一阵手中之剑挑开,随即右掌一出,如对付慕容雪一样,打出一掌在风一阵左肩,那风一阵并不会斗转星移神功,无法转移掌力,因此这下受伤极重!

    现庙中只剩七八名武士,黑衣人见损失了这么多下属,心中恼怒,对剩余的武士道:“给我将慕容雪宰了!”

    余下武士立即挥剑上前,只他们手中之剑尚未至慕容雪之身,便有两名武士突然惨叫一声,接着身体飞出,撞于断墙之上,脑浆崩裂!

    原来那慕容雪见武士向自己杀来,积蓄力道于食指与中指,瞬间射出两招慕容家绝学“参合指!”那两名武士被杀后,余下六名武士面面相飓,不敢再上。

    慕容雪道:“这套参合指,你没偷学到吧?”

    黑衣人见这套指法精微奥妙,霸道无双,只是慕容雪内功未成,否则威力远不止于此,心中感慨那慕容家武学之多,实让人练之不尽,自己所偷学到的不过是些二三流武学,对于参合指这种真正绝顶神功并未得窥,心中颇感遗憾!

    他手执长剑,要亲自去杀慕容雪,慕容雪暗思这参合指自己未练至绝顶,是万万杀不了张无忌的,见他长剑刺来,当即只有下定决心全力相拼!

    黑衣人长剑一出,势道甚强,可忽然间却有一软鞭袭击自己,他急忙回剑防守,但此鞭过于灵动,无奈下只得往后退却,他定眼一看,乃是一美貌少女,道:“阁下是何人?竟敢管我明教之事?”

    那人正是周芷若,她见慕容雪三人均已被制服,黑衣人要杀人灭口,只得现身相救!

    周芷若笑道:“阁下真是明教教主?”

    黑衣人道:“那是自然!你又是何人,敢在此破坏我的事?”

    周芷若道:“张教主怎会不认识周芷若?”

    黑衣人惊呼不定,道:“你是周……芷若,峨嵋派掌门人?”

    周芷若道:“正是,你根本就不是张无忌,你到底是谁?假冒明教在此装神弄鬼?究竟意欲何为?”

    慕容雪三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此人并非张无忌,难怪不已真面目示人!

    那黑衣人更不答话,举剑杀向周芷若,那后面六名武士也杀将而来。

    周芷若瞬间已软鞭打向邓青风,邓青风无暇吃惊,苦于穴道受制,无法闪避,却见周芷若一鞭过后,随即回鞭攻击黑衣人!

    邓青风受此一鞭,虽感疼懂,但穴道立解,此时众人方知,周芷若是帮邓青风解穴,邓青风道:“多谢姑娘!”随即杀向那剩余六名武士!

    那黑衣人渐感周芷若鞭法灵异,十余招中,自己竟然占不了丝毫便宜,甚至竟不顺间,因一时不慎,反而小腿,右臂被周芷若软鞭击中,疼痛不已!

    但他立刻稳定心神,心知周芷若武功高强,大是劲敌,当下不敢怠慢,将从碧水宫偷学来的精妙武功一一施展开来。

    周芷若起初凭白蟒鞭那诡异招数一阵抢攻,自是大占上风。但时间一长,那黑衣人的深厚内功便显现出来,那剑端上所透的内力非自己所能及,因之长鞭不再攻其手腕,而是转攻其面部,只盼能击破其脸上黑布,她要看看这假冒明教教主者到底是何人?

    那白蟒鞭的武功讲究先发制人,因此周芷若的长鞭,一鞭快过一鞭,长鞭灵动,黑衣人无法进攻,只有仗剑防守,他本想已剑削断周芷若手中长鞭,只是周芷若早料定他会削自己之鞭,故长鞭并不与其剑刃相碰!

    慕容雪自周芷若现身相救后,便一直在暗自调匀气息,此刻已然大好,虽左肩仍感痛楚,却也无甚大碍!她手执神霄剑,立刻杀向黑衣人!

    她早就听说过峨眉掌门周芷若武功甚强,不想竟还如此美貌,内心深处,不禁已自己与其相比!

    慕容雪长剑直攻击黑衣人手腕,周芷若见状,亦将长鞭攻向黑衣人手腕,原来这两女子心里互见对方美貌,当世少有,偏生武功却又如此精强,不由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竟然不约而同攻击黑衣人手腕。

    这一来,黑衣人左突右支,在当世两大高手的合击下,已抵挡不住,十余招一过,那慕容雪神霄剑一挥,将黑衣人长剑削断,只见周芷若趁势长鞭一卷,将黑衣人手中剩余半截长剑拉的脱手而飞!

    黑衣人急忙挥一双肉掌与之相抗,但他空手如何能敌的过周芷若的长鞭与慕容雪的神剑?未至十招,周芷若长鞭已击中黑衣人身上数鞭,她鞭法极快,黑衣人无法闪躲,只得不停后跃。

    他又挨了数鞭,身上黑衣已被鞭出无数裂痕,忽然有三件物事先后掉落余地,其中有两件正是刚才黑衣人所拿出对慕容雪加已利诱的传国玉玺与慕容家族谱,另一件竟是一本厚厚的册子。

    黑衣人见传国玉玺离自己最近,慌忙拾起,再要去拾那册子与族谱时,那两物却均被周芷若与慕容雪拾在手中!

    他知今日失败,不由叹了口气,慕容雪道:“贼人,还不把传国玉玺归还?”

    黑衣人更不答话,道:“想要拿回传国玉玺,简直痴人说梦!”随后,他纵身一跃,奔出庙外,口中“呼”的一声,一匹白马从黑夜中驰来,那白马奔驰极快,转眼已到眼前,黑衣人纵身上马,在马背上一踢,那马快速向北而去,竟是一匹千里良驹!

    周芷若灵机一动,长鞭甩出,卷住树干,腾空而起,双腿使出旋风扫叶腿,踢向黑衣人后背。

    那黑衣人明知周芷若凌空踢来,他双腿夹紧马肚,待周芷若踢中自己后背时,他顺势身体往下,贴在马背上,双手抱住马脖子,就是不摔倒。虽然他后背被踢,身上无数鞭痕,已受伤不轻,那白马似乎见主人有难,拼命往前奔跑,无片刻停留!

    周芷若心知再也追赶不上,只得作罢,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消失在自己面前,斗了半天,却连他面也未看到。

    周芷若急忙回庙,见只剩一名武士在奔逃,其余均为邓青风所杀,她长鞭一卷,捆住黑衣人,道:“说,你们到底是何人?刚才那黑衣人又是谁?”

    那武士道:“我们是明教中人,那黑衣人是谁我不清楚!”

    周芷若道:“再说谎,且让你试试我的九阴白骨爪!”随后单手指力弯曲,对向其头颅!

    那武士听说过九阴白骨爪,知道眼前峨眉掌门的厉害,吓的魂不附体,求饶道:“我们真是明教中人,小人属朱元璋元帅麾下!”

    周芷若道:“那黑衣人是谁?”

    那武士道:“小人实在不清楚,只是朱元帅让小人等听命于他,这人的面,小人从来没见过!”

    周芷若见他双腿发抖,额头冒汗,心知绝非虚言,放开他道:“你走吧!”那武士万没料到自己竟能生还,顾不上言谢,急忙飞奔而去!

    慕容雪对周芷若行了一礼,道:“多谢周掌门出手相救!”

    周芷若忙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江湖儿女的本色,何须言谢?”随后又拿出刚才所捡的小册子,封面已暗黄,随手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图形,知乃武功秘籍,当下送还给慕容雪。道:“雪姑娘请看,这是否是你们碧水宫丢失的斗转星移秘籍?”

    慕容雪接过一看,喜道:“正是斗转星移,索性并无损毁,现在加上族谱!总算有两件宝物已找回!”

    风一阵道:“想不到居然有人在我碧水宫偷学武功,实在可恨!还偷了玉玺,族谱,秘籍,我等却茫然不知?便是到天边,我也要把那黑衣人揪出来,找回玉玺!”

    慕容雪对周芷若道:“周掌门,据说你与张教主私交甚厚,这些人已确定是明教中人,但为何明教中人要假扮他们教主,这不是有损他们教主的名声么?”

    周芷若沉思片刻,回道:“据刚才那武士说,他们是朱元璋的人,这朱元璋我曾在豪州匆匆见过一面,据说此人领兵抗敌,四处征战,鞑子兵只要听到朱元璋的旗号,就会闻风丧胆,似是个英雄豪杰,怎么可能做出这种阴险之事?”

    随后又道:“不如这样,现朱元璋正在北边抗敌,我们可去那里查看!”慕容雪等三人均觉有理!

    风一阵受伤不轻,由慕容雪帮助疗伤,邓青风则于树林内捡了些树枝在庙内生起篝火,周芷若围坐于篝火旁,思索着那黑衣人与朱元璋之事,心乱如麻。

    周芷若只感,渡劫被杀,凶手尚未查出,鞑子亦未被逐出中原,眼下又有人冒充张无忌在兴风作浪,连僻处蓬莱与世无争的碧水宫都卷入风波,不知这神州大地尚有多少劫难即将发生。

    她撩动篝火,回想起在灵蛇岛与张无忌那情意绵绵的往事,不由心驰神往,暗道:“无忌哥哥,你只顾与赵敏在塞外牧牛放羊,安想太平,可知你虽不在中原,但你却影响着整个神州大地,你只顾与赵家妹子画眉挑情,这中原百姓你便当真不理么?你心安理得么?还是你心中只有赵敏,并未有我半分?”

    她亦知感情之事半分勉强不来,只得抱膝长叹,静观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