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番外:夜半情事(完)4500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秦舞     书名:顾少,你命中缺我!
    (ps:昨晚有一章被锁了,修改后会放出来。)

    徐夜半正在处理工作邮件。

    其实他更想一直陪着陈苒苒,但他负责着英国那边分公司几百号人的口粮,的确不敢太马虎。

    有脚步声传来,他抬起头,便看见了穿着棉拖鞋,和长睡裙,披散着头发站在书房门口的陈苒苒。

    他惊了一下,忙走过去,一把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你醒了?醒了怎么不叫我?”

    陈苒苒说:“我这不是来找你了?还有,你抱我干嘛,你放我下来啊!”

    徐夜半说:“我怕你身上疼……没事,你很轻,抱着也不觉得累。”

    陈苒苒:“……”

    她有那么脆弱吗?

    她是一棵坚韧不屈的娇花啊!

    但她也没阻止徐夜半,任由着徐夜半抱着她下楼。

    徐夜半说:“我炖了汤,也做了菜,等你出来吃呢……还有昨天的蛋糕,一直放在冰箱里,你想吃的话,也可以切了!”

    那蛋糕,陈苒苒虽然非常舍不得去切了,但是不吃再放下去,可能就真的不能吃了。

    徐夜半炖的鸡汤,味道非常鲜美,做了两个菜,虽然简单,但都精致,陈苒苒这顿饭吃的很满足。

    “怎么办?你做的太好吃了。我没肚子吃蛋糕了……可不可以放到明天早上,冰箱里放着不会坏的。”

    徐夜半无法,便答应了,她喜欢就好。

    陈苒苒搂着徐夜半,说:“夜半哥哥,我这个二十岁的生日过的真有意义,我特别喜欢。”

    徐夜半说:“喜欢就好。”

    又说:“以后你每一年的生日,我都会陪你一起过!”

    陈苒苒点头:“好,一言为定啊!”

    “恩,一言为定!”

    虽然极其不想问这个问题,但陈苒苒知道在所难免。

    陈苒苒问:“夜半哥哥,你……你会在意大利呆多久啊?”

    徐夜半看着她,在她唇上亲了下:“明天下午就得走!”

    明天下午……

    陈苒苒很舍不得,但她表面却装的很平静:“真好,我们还有差不多大半天时间可以在一起呢!”

    徐夜半觉得很对不起陈苒苒,他说:“以后我们每一天都会在一起……很快的,苒苒,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等太久。”

    陈苒苒说:“我相信你。”

    陈苒苒换了衣服,徐夜半带着她在附近逛了逛。

    在家里憋了一天一夜了,她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而且,外面的天气很好,大半夜的,这里是别墅区,路上人也不多。

    “夜半哥哥,你喜欢呆在国外吗?”陈苒苒问道。

    徐夜半想了下,说:“没有想过……我很少能对一个地方有归属感。”

    “为什么?”陈苒苒有点诧异。

    徐夜半笑了下:“说不好,我有个哥哥你是知道的,我哥哥非常的优秀,从小就优秀,他比我大了五岁,从小便是传闻中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说实话,我丛小都生活在他的阴影里。他优秀被所有人夸赞,我优秀,是因为有他再给我做榜样……”

    “当然,我哥哥对我很好,爸妈都对我很好,只是我自己,会觉得,有了一个那么好又那么优秀的哥哥,我似乎会少许多负担,我可以任性,可以不必去承担许多责任。比如我在毕业后任性的来到S市发展,又任性的跑到英国去拓展业务……这都是我的选择,因为好像真的只有我最合适。”

    徐夜半是云淡风轻的说完这些话的,可陈苒苒听着却莫名有点儿难过。

    她心疼徐夜半。

    她抓住徐夜半的手,说:“可是夜半哥哥你不是为了我才去的S市吗?如此,我不能让你有归属感吗?”

    徐夜半笑了下,更紧的扣住她的手:“以前不敢想,现在我觉得,你的确是……所以苒苒,我真的应该谢谢你。”

    陈苒苒吸吸鼻子,说:“夜半哥哥,我可喜欢你了……不,我爱你,特别特别爱你,所以你不要对我说谢谢,你只要跟我爱你一样爱我,就可以了!”

    徐夜半笑意更深:“好。我会更爱你……苒苒,我会一直爱你,永远都爱你。”

    陈苒苒主动踮起脚尖去亲吻徐夜半,之后两人回到住处,再次辗转在了床上。

    或许是因为知道第二天就要分别,陈苒苒这次给了特别缠绵的回应,风雨和娇花,在这场交汇中,显得那么琴瑟和鸣。

    后来的时间,两个人像是打定了注意要一直在床上度过了,陈苒苒不想出门,在徐夜半飞机起飞的前两个小时,两个人还在别墅的床上。

    后来,陈苒苒撑着身体去机场送徐夜半,目送他离开时,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徐夜半将那些眼泪用舌尖尝遍,告诉陈苒苒,他下个月会早点来看他。

    陈苒苒说:“夜半哥哥,我会想你的,你也要想我!”

    徐夜半点头:“好,我会想你,我现在已经开始想你。”

    可是再想念,两个人到底是要分别。

    徐夜半走了很久,陈苒苒才让司机带自己回了住处。

    晚上,她躺在两个小时前还跟徐夜半躺过的大床上,嗅着那上面的气息,许久许久。

    最后在那个气息的笼罩下,沉沉入睡。

    但徐夜半走后第二天,陈苒苒的生活就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她开始正常的上学放学,认真学习,将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

    她成了一个刻苦努力的姑娘。

    徐夜半还是会过来,有时候隔一个月,有时候两个月,每次来,两个人什么都不用说,所有的思念,全部用行动表示。

    虽然结果就是陈苒苒之后就下不来床,但陈苒苒觉得很满足。

    她相信那句话的,分别,是暂时的,他们都在为给对方一个永恒而努力。

    就像那句话说的:我相信终将与你旷日持久,于是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

    夜半哥哥,我们来日方长!

    陈苒苒的努力是有效果的,一年半以后,那一年的陈苒苒,即将二十二岁。

    她提前完成了所有学业,而且是以优异的成绩。

    也是那一年,ULE集团在英国的分公司发展初具规模,各项业务都稳步进行,徐夜半请求调回S市总部。

    顾少卿迫于某种压力,签了调回另,将公司指派给了别人打理。

    徐夜半回到S市ULE集团总部,升任副总。

    陈苒苒在国外学的是服装设计,回到国内后,自己创业。

    创业的资金毫无疑问来自自己那位说有钱花不掉的男朋友徐夜半。

    她开了一个服装设计的工作室,利用线上网络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因为有黎琛这种S市媒体大咖,ULE集团,甚至余氏等几个大企业的宣传和支持,品牌的影响力逐渐扩大。

    虽然和大牌相比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但陈苒苒相信,就像她跟徐夜半的爱情路一样,总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而且,有徐夜半一直在身边陪着,不管未来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她都不会惧怕,会一直勇往无前!

    陈苒苒和徐夜半是在陈苒苒二十二岁生日来临之前领的证。

    但是正式的婚礼,却是再徐夜半三十二岁的生日来临之前举办的。

    原因无他,就是两人都很忙,陈苒苒甚至比徐夜半还忙。

    陈苒苒真的成长为一个优秀独立的女孩了,他的小丫头也终于是长大了!

    徐夜半有时候觉得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那么的不真实,哪怕现在闭上眼睛,还觉得这是梦!

    可是这实实在在,真真切切,他的女孩,爱了十多年的女孩,的确已经成了他的妻子!

    两个人结婚,几乎已经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陈苒苒也嫁的义无反顾。

    但是当婚礼来临的那一天,陈苒苒还是不受控制的紧张了。

    哪怕两个人已经领了证,已经是夫妻,可是真的走上礼堂那意义还是不同。

    徐夜半安慰她:“放心,没有人闹洞房,就是个流程,走完了,就好了,再说,不有我陪着你吗?”

    陈苒苒说:“我知道……就是我这不是第一次当新娘子吗?没经验,会紧张!”

    徐夜半的脸色沉了:“你还打算有几次?”

    陈苒苒轻咳一声:“一次……就一次,一次就好……我这辈子,就只跟夜半哥哥一个人结婚啊,我只爱夜半哥哥一个,最爱夜半哥哥了~~”

    陈苒苒总有办法让徐夜半再大的脾气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徐夜半就是对她没有抵抗力,没办法。

    不过后来的过程,真的很顺利,只是当陈苒苒挽着父亲陈东亮出来,陈东亮将陈苒苒送到徐夜半跟前时,说:“夜半,我们家冉冉的余生,就交给你了~”

    那一刻,陈苒苒控制不住的掉了眼泪。

    徐夜半伸手拉过她,顺手给她擦了眼泪,说:“我会的。”

    陈东亮点点头,他的心已经释然了,女儿能够找到徐夜半这样的人,其实是福气。

    因为他发现,好像真的只有将女儿交给徐夜半,他才能放手的那样轻易,也那样放心。

    婚礼流程结束,徐夜半怕陈苒苒累着,先将她送到休息室休息去了。

    之后徐夜半送走了所有客人,到休息室找陈苒苒。

    休息室原本陪着陈苒苒的凉栀等人都离开了,徐夜半看着陈苒苒,走过来,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轻轻的抱住她。

    然后是很久,他才呢喃喊了一声:“老婆——”

    陈苒苒眼眸轻闪,这还是徐夜半第一次这么喊她。

    老婆……

    这个称呼,对她而言有点陌生。

    可是却又好似本该是如此一样。

    她伸手回抱他,“恩”了一声,也喊他:“老公~~”

    徐夜半就笑了,搂着她更紧。

    然后,她伸手将她整个的抱了起来,直接往床上走。

    陈苒苒愣住:“你干什么呀,这里是休息室!”

    徐夜半怔了下,跟着笑:“说的对,洞房花烛夜的确不该在酒店……走吧,老婆,我们回家!”

    就这样,婚礼结束后,新郎亲自开车带着新娘回了家。

    进门后,直接将新娘丢在了床上。

    陈苒苒身上还穿着婚纱呢……

    “现在是白天呢,老公……”

    陈苒苒红着脸,说。

    徐夜半不管:“我想要洞房花烛夜!”

    陈苒苒无语:“……那也得洗好澡换好衣服……”

    陈苒苒觉得徐夜半可能有点喝醉了。

    徐夜半在她脖颈间深深嗅了一口,然后点头:“好……洗澡。我们一起洗!”

    陈苒苒:“……”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也算很久了吧,各种play也算都玩了吧,但是一起洗澡的事情……唔,好似还没有过!

    “一起洗澡……”徐夜半又说了一句,固执的很。

    陈苒苒红着脸,想着,反正是夫妻了,今天是他们新婚,高兴,洞房花烛夜,人生幸事啊,随了他吧。

    于是,后果可想而知。

    总之这个澡洗的很长很长,陈苒苒后来是被徐夜半抱着出浴室的。

    再然后,两个人又辗转在床上。

    外面的天色,从还亮着,到一点点的昏暗,变黑,再到彻底漆黑,再到周围没有一点儿声音。

    两个人终于精疲力尽了,尤其是陈苒苒,趴在床上不想动。

    但徐夜半毕竟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我下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陈苒苒拉住他,不想他累着:“点外卖吧,一品居的粥很好喝,还有鱼也做的好吃。”

    徐夜半如何不知道陈苒苒用意,点了下头,说:“好……我老婆真好!”

    说完,在陈苒苒脸上亲了下。

    外卖很快送过来了,新婚夜的当晚,新郎新娘居然点外卖吃,也是够奇葩。

    一顿饭快要吃完时,陈苒苒想起什么:“老公……”

    徐夜半“恩”了一声,问:“怎么了?”

    陈苒苒:“我们……我们之前似乎没有用……”

    天哪,从下午五点不到到现在,不记得多少次了……

    好似一次都没有用安全措施……完了完了,陈苒苒想,我这还不是安全期,不会肚子里已经种下了小宝宝了吧!

    徐夜半那边淡定的很,甚至像是早有预谋:“有了就生!”

    陈苒苒:“……”

    所谓乌鸦嘴,果然不负众望,陈苒苒在一个半月之后,被查出怀孕,可高兴坏了陈家和徐家的人。

    最开心的,当然还是徐夜半。

    三十二岁了,有妻有子,他的人生总算有了圆满。

    怀孕三个月左右时,徐夜半带着陈苒苒去产检,孩子一切健康!

    两人一道回来时,陈苒苒问徐夜半:“老公,那天你是故意不……不戴内什么的吧!”

    徐夜半也没否认,“恩”了一声。

    陈苒苒吐舌头:“我就知道……”

    徐夜半说:“这是我三十二岁的生日愿望!”

    陈苒苒怔了下。

    徐夜半:“你说会帮我实现,我以为这就是你的默认了!”

    陈苒苒伸手摸了摸自己还算平坦的小腹,这里有个生命在生长,真是不可思议!

    她的眼眸柔和起来,嘴角也带起了笑容,点头:“对啊,我默认的!”

    毕竟有了孩子,我们才能真正意义上的,三生三世,生生世世,因为孩子,是我们爱的延续啊!

    “老公——”陈苒苒喊了一声。

    徐夜半看她:“恩?”

    “我好爱你!”

    徐夜半笑了,伸手搂住她的肩头,带着她往车子方向去:“傻瓜,我也爱你!走吧,回家了,今晚老公做好吃的给你吃——”

    “嗯呐,谢谢老公~”

    头顶,一片雪花落了下来,落在了他们交叠的影子上。

    那幸福的模样,被风拉的很长很长。

    我相信终将与你旷日持久,于是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

    感谢追文到此的所有宝宝们,本书到此全部结束,欢迎移步新坑《今天大佬也为我神魂颠倒》,我爱你们,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