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第四百六十七章 将计就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酒火隐叟     书名:树妖滚滚辟仙途
    “光灵太盛?”于穆闻言不觉一怔。

    “不错!当初你刚从白虎族移植圣果之时,不是一直长势喜人吗?”

    “是呀!可是后来不知为何,它却又莫名衰败了?”

    “那是你那葫芦空间发生了变化。”

    “哦~是何变化影响了它?”

    “就是那颗怪球。”

    “怪球?”

    “就是它。”天麻点头道:“记得你跟我说过,血池之时,怪球生变,使得光灵又盛,可有此事?”

    “是啊!”

    “圣果可是从那时起,便开始出现衰败之象?”

    “对呀!”于穆幡然警醒:“难道真是怪球作怪?”

    “其实并不仅仅是怪球,还有用来滋养圣果的那枚光晶品级太高,才使得圣果吸收光灵过盛,从而衰败。”

    于穆心中大为不解:“圣果生长不就需要光灵极盛之地吗?又怎会出现过盛一说呢?”

    “错!大错特错!”天麻摇头道:“圣果生长确需光灵盛地,却也要有个度。

    所谓物极必反,光灵太盛,便会使其土木等其他灵源失调,所以它们才会呈现出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当初它之所以在葫芦中长势喜人,正因为你那时怪球光灵有限,光灵晶髓置于其侧,正适合它生长所需。

    而且无极土土灵充裕,牛灵草木灵充足,又有酒泉水灵滋养,圣果生长所需完全齐备,自然长势惊人。

    但是后来怪球光灵大增,立即打破了原有的灵性平衡,如同白虎之地面临的情况一样,所以才有后来的状况发生。”

    “原来是这样啊!”天麻一番解释,于穆终于明白了其中道理。

    说白了就是和人一样,营养失调,就会生病。

    于穆好奇道:“那这个情况您是怎么发现的?”

    天麻微微笑道:“这还要多亏安静姑娘,要不是她心细,发现了一些症状,我还不一定这么快就找出其中原因。”

    “哦~您老具体说说?”于穆好奇更浓。

    “好!”天麻点头应道:“你当初让我将这圣果植于一亩草原,寻找它衰败的原因。我便依你之言,将它种下。

    刚开始它并无什么变化,后来安静无意中发现,距离圣果近处的牛灵草,灵性开始变得充足。而这圣果,也逐渐恢复了活力。

    我通过仔细研究,才发现其中的道理。原来圣果过盛的灵气,正被灵气不足的草地吸收,而草地也回馈以圣果所需,它们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形成了共生的依存关系。”

    “原来是要将它们放在一起,才能共生双赢!”

    听到这里,所有人已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这两种植物,一个营养不良,一个是营养过剩,正好可以互补共存。

    天麻点头道:“不错!无论是将白虎圣果移植此处,还有将牛灵草移到白虎族地,只要补充些相应的灵晶,二物便再不会有生长不利的状况发生。”

    “哈哈~这真是太好了!”众人皆尽大喜。

    如今蒙放虎妞均各掌大位,两人又是未婚夫妻,这移植一事已不成问题。

    而且有了这层相互依存的关系,两族之间,同盟之谊势必更家牢靠,情感上也会更加亲密无间。

    当夜,蛮牛举族欢庆,一为新族长的诞生,二为祖草重生。

    白百何虎妞也心中大喜,连夜返回,去准备族长继位与移植之事去了。

    此番庆典,比达慕节气氛更胜,蛮牛人昼夜狂欢。

    就在众人欢庆之时,葫芦世界却异常安静。

    莲池之畔,静坐三人,正是擎天二圣,还有一旁略显不自在的于穆。

    于穆本以为这兄弟二人,多年未见,必有许多旧事要。所以医治过蒙统之后,也准备和其他人去热闹一番,让他二人单独叙叙旧。

    没想到,二圣却把他也叫了进来。

    二人开始,确实怀旧了一番,之后便把话题引到了于穆身上。

    慧亲王看着他道:“于穆,看矜儿变化,想必你已找到了父皇。”

    于穆点头道:“不错!”

    接着把祭坛经历,向二人讲述了一番。

    慧亲王听完,愁眉舒展,面露笑意道:“这么说你们此次灵参之行,已圆满完成?”

    于穆点了点点头,从怀中将那骨牌拿出来道:“这就是那枚至尊令牌。”

    慧亲王接过令牌,却无法像于穆鬼体可让其显露真相,不过他却另有发现。

    “这令牌之内似乎另有空间,而且还藏着什么东西?”

    擎天鹰眼闪过一道金光,也点了点头道:“确实有东西。”

    说着探手一抓,手中已多出一物,却是一枚骨简。

    此二圣虽都属金灵,但擎天空间灵性修为更高,否则也不会为蒙放开辟没空间了。

    不过他们暗灵却差了很多,虽骨简在手,却无法窥视其中内容。

    于穆接过骨简,又抛给鬼体。

    暗灵输入,随即一封密信印入于穆脑海。

    “啊!”

    密信内容令于穆大惊失色,这骨简中竟隐藏着一个惊天阴谋!

    “你有什么发现?”二圣看他脸色,齐声询问。

    “这...”于穆愣了半晌才缓缓回道:“这是一封颠覆帝国的密信。”

    “什么!”慧亲王脸色立即凝重下来:“你快跟我说说,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

    于穆理了理头绪道:“此信乃万圣教飘渺大圣所书,信中言,万灵府镇边大将庞军之子,天生奇疾,患有双魂夺体之症。

    而这飘渺大圣无意获知,那三魂灵参正可医此奇疾。故而令天鬼道尊与之接洽,以此为条件予以策反。”

    慧亲王听完,目中精光暴射,冷声道:“既然天鬼道尊拼死去夺灵参,说明他们已达成交易!”

    于穆点头道:“应该如此,否则天鬼道尊乃合体之士,拼死去夺出窍期才用得着的灵参又有何用?”

    一旁擎天插言问道:“三弟,这庞军到底何人?”

    “庞军乃一域主将,也是合体修为。他负责镇守这万灵边境,管辖范围就在此域附近。

    听闻他晚年得子,而且一胎双生,可惜死了一个,另一个也是个傻子,没想到是双子之魂集于一身。

    此人素来忠诚,必是爱子心切,才做出如此糊涂之事。”

    擎天又问:“他掌管兵马,势力如何?如果造反,损失可大?”

    慧亲王眉头紧锁道:“帝国共分三十二域,此域宾临百族之地,所以驻兵并不多。

    我所担心,是它造成的影响。一域之乱虽不足为患,可一旦叛乱发生,势必会引发有心人趁机作乱。

    加上万圣教参与其中,尤其有一位大圣率领,一旦形成燎原之势,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所以此头绝不能开。”

    了解了慧亲王之忧,于穆已经明白,这万圣教的策略其实与紫金一样,都是以蚕食外围势力为手段,逐步瓦解对方。

    而且看准慧亲王兄弟不敢轻离都城,所以派出一圣便足以成事。

    既然双方策略一致,那就看谁先能把握先机了。于穆此番获此消息,显然已拔得头筹。

    于穆立即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应对?”

    慧亲王沉思片刻,缓缓道:“将计就计!”

    “怎么个将计就计?”

    慧亲王抬头看了二人一眼道:“此事由于牵扯到帝国内部叛乱,所以不便调用帝国之力。所以平定此事,恐怕还要劳烦二哥和于穆你们出头。”

    擎天淡然道:“你我兄弟,无需客气,有事只管吩咐便是。”

    于穆也道:“只要用得着小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慧亲王大喜道:“有你二人相助,此事无忧矣!”

    擎天道:“三弟,你先说说你的计划。”

    “好!”慧亲王点点头道:“既然敌人以灵参为要挟,达成了交易,那我们也做同样的事。

    而且我们将计就计,将那飘渺大圣及其党羽尽数引出,来个一网打尽。

    如此既解决了叛乱之患,也符合父皇制定的策略,说不定还能重创敌人。”

    “妙计!”二人齐声称赞。

    慧亲王又交代了二人一番具体细节,便匆匆而去。

    既然外围已经风云涌动,那袍泽城势必也不会平静,慧亲王不去坐镇还真不行。

    等蒙放虎妞继位大典之后,移植之事也定了下来,在白百何与大长老的恳请下,擎天又为蒙放虎妞二人主持了订婚仪式。

    其实擎天内心,并不积极他们二人结亲之事。暗地里问过擎天于穆才知,只因他和蒙士兄弟情深,蒙士却因情所累,损了寿元早早离世。

    所以他虽说不上是反对这门婚事,却也从内心不愿提及,所以才迟迟没告诉蒙放结亲之事。

    另外于穆也隐约从擎天口中探知,他不提此事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他有故意躲避白百何之嫌。

    像擎天这种性格,对儿女私情看的很淡,他更看重兄弟之情。所以这些年擎天对白百何的倾慕之情,故作不知,并极力避免与之接触。

    订婚之后,诸事皆了,于穆才将万圣之事与蒙放虎妞二人详细商量了一番。

    ......

    万灵城,将军府门前。

    踢踏,踢踏...

    暗夜之中,突然传来一阵马蹄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