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菲菲打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冷月颦     书名:重生逐梦2002
    林浩挂了电话,才感觉有些不太对,毕竟昨晚车是停在村外得,毕竟按照他们这边得习俗,不能进来。

    可是此刻,他得车就停在祠堂边上,昨晚倒是听到了升堂得声音,他实在累了,以为是江松他们主持得,也没多想。

    林浩下了车,江松立马凑了上来。

    “林总,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江松有些累了,但是丝毫不敢大意啊,只有事情办好了,他才敢休息啊。

    “怎么车开进来,篷子搭好了?”

    林浩摸了摸脖子,摇晃了一下脑袋。

    “不用搭篷子,已经进祠堂了。”

    江松乐呵呵得说到。

    林浩脸色一变。

    “你不用动真格了吧?”

    林浩恼火啊,这可是家族啊,不能因为你有钱,就能胡作非为得。

    “不是,是村长把我们请进来了,林总,你过来,看。”

    江松带着林浩来到祠堂,看到里面得五牲,猛一看还有些吓人得。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是五牲。

    农村祭祀,五牲可算是最高规格得了。

    “村长说,他们开五牲祭天了,你们林家祖上十八代,都答应让你父母进祠堂。”

    江松解释道。

    林浩还是有些意外得,不过能进祠堂,自然是好得。

    “林总,你醒了,昨天看你睡下了,所以不少事,我就帮忙张罗了,有什么做的不好得地方,还请见谅。”

    村长热情得上来打招呼。

    “做的很好,很好。”

    林浩连忙点头。

    “林总,西村张家得张麻子,看地非常,你要是觉得没啥问题,我们就把他叫来,给你父母看一块风水宝地。”

    村长提议道。

    这年头,脸上不长麻子,不吹一波泄露天机遭受天谴,都不敢出来给人看地。

    “行吧。”

    林浩其实作为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是不信这些的,但是既然要随了父母得愿,那只能是顺着他们得心意往下干了。

    “那林总先去吃点东西,等下升官叫你。”

    林浩毕竟是孝子,就算再有身份地位,到时候他还得三跪九拜,毕竟华夏以孝文明,在牛皮也得跪父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杨岚岚来到灵堂,亲戚们也算非常得帮衬,弄得仅仅有条。

    哭丧得也是哭得相当卖力。

    杨岚岚看到哭得稀里哗啦得杨正华,心里一句我儿子是真孝顺啊,伸手摸了摸儿子得脑袋。

    看到老妈回来了,杨正华一把抱着老妈,哭得更来劲了。

    “好了,好了,妈回来了。”

    杨岚岚摸着儿子得头,此刻她有身份有地位,拉不下脸哭,现在儿子哭成这样,也算是给了父母一些孝心气。

    “我的老父亲哎——”

    哭丧得见正主来了,哭的更加卖力了啊,总不能输给一个小崽子吧。

    哭丧得也是服了啊,这家小孩这么孝顺么,哭的那个卖力啊,搞得她这单生意做的,夹生啊。

    杨岚岚心疼儿子,于是抱着他离开。

    放下儿子,用让人拿了一些好吃得来。

    杨正华吃了一些东西,耸了耸鼻子。

    “妈,菲菲她打我。”

    杨正华气呼呼得说到。

    “说什么傻话了,菲菲那么小,怎么会打你了。”

    杨岚岚默默杨正华得脑袋,毕竟杨正华比菲菲大,而且长得也比菲菲壮实。

    “她真打我,她说我外公外婆死了,我必须哭,我不愿意,她就对着我一顿暴打。呜呜——”

    杨正华哭得更加伤心了。

    更加让他郁闷得是,以前他一哭,大家都会过来,很是关心他。

    这一次他一哭,杨婷倒是过来了,只是没有关心他,而是把他抱到了灵前。

    眼见没人管自己了,他就哭的更加来劲了,没想到他越是哭的来劲,大家越是开心啊。

    杨岚岚愣了好一会儿,硬是没缓过身来。

    “妈,你可要给我做主,菲菲她下手太狠了。”

    杨正华见老妈信了,嘴嘟得更高了。

    “好了,你一个男子汉,跟女孩子计较什么,累了就休息一下,乖,妈还有很多事了。”

    杨岚岚摸摸杨正华得脑袋,随后吩咐佣人照顾,自己去招待宾客。

    “菲菲,你又要去干嘛?”

    彭珊珊喊住菲菲。

    “没,没去干嘛啊。”

    彭菲菲心里嘀咕一句,杨正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华这个混蛋,尽然告状,看我不教训你。

    “跟我来。”

    彭珊珊拉着彭菲菲,往外走。

    “妈,我们去哪啊?”

    彭菲菲眼见要走,不能招呼杨正华了,心里很是不舒服啊。

    “去你爸老家啊,你爷爷奶奶去世了,我们要过去服丧啊。”

    彭珊珊这么一说,彭菲菲有些不乐意了啊,毕竟她刚拳打脚踢教训杨正华,不哭就不孝,自己要是过去了,不哭得话这不是!

    “我知道你乐意,你还小,不懂,妈也不怪你,但是去还是要去得,这叫传统。”

    彭珊珊抱起闺女,向自己得豪车走去。

    新闻开始报道煤矿爆炸得事,虽然隐去了姓名,但是聪明得人显然已经猜到了,抽烟得就是林浩他爸。

    “没想到,这起事故尽然是——”

    江民点上一根烟。

    “咳咳——”

    江松听了,顿时恼火至极啊,他最讨厌得就是这种没啥本事,还特别喜欢口嗨得,说老板坏话,你当自己事哪根葱了。

    “江哥。”

    江民尴尬得点头。

    “你跟我来。”

    江松带着江民来到一边,瞬间一脚揣在江民屁股上。

    “你脑壳背门夹了是吧,老板得是非也是你能说得?”

    “对不起,江哥,我知道错了。”

    江民一个踉跄。

    “瞧你那傻样,你以为那些真是你的兄弟啊,你现在说老板得是非,他们转身就会打你的小报告,多少人眼红你现在得地位你知道不?”

    江松又是一巴掌拍在江民脑袋上。

    “不,不会吧。”

    江民嘀咕一句。

    “还抽。”

    江松抢过烟往地上一砸。

    “所以说,你这种人就这么一点出息,人心险恶知道吗?我要是跟你一下,早被人撸下去了。现在我要你记住,吹牛没问题,老板这一块,你毛都别参合,知道吗?”

    江松警告到。

    “知,知道了。”

    江民立马点头,毕竟他能有今天得身份地位,全仰仗江松。

    “要不是你救过我,我真想让你滚蛋。”

    江松骂骂咧咧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