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邀君采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思苓     书名:穿书七零:娇软美人有空间
    “轰隆”一声,一道雷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耳边,苏楠吓了一跳,脚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幸好周让眼快手快一把捞住她的腰。

    “看来,是楠楠你比我更想吧?”周让喉咙里发出一阵低笑声,蛊惑着苏楠点头应承他的话,一双眼睛更是仿佛着了火一般灼烧着她。

    苏楠清了清嗓子,手抵在周让的胸前,觉得手感极佳的同时忍不住贴的更紧了些,意味深长的笑道:“你猜?”

    说话间,苏楠眼波流转盯着他的双眸,唇边勾着笑意,魅惑十足的抬起食指仿若不经意般轻轻划过他胸前的凸起处。

    男人眼底骤然聚起一抹猩红,漆黑如墨的眸子直勾勾的攥住她,眼底的探究显而易见。

    “别闹。”周让抓住她作恶的小手,低声警告道,嗓音比之刚才可是嘶哑了许多,脊背也绷得紧紧的。

    苏楠恍若未知一般,另一只手掐住他健壮的腰身,嘟嘴嚷嚷道:“你是不是胖了啊,这腰上怎么都没肌肉了?”

    一边说着,小手还一边撩开他扎在裤子里的衬衫,直往里面钻,待摸到那片发烫的腹肌才得逞的收回手,无辜的眨巴着一双大眼道:“是我感受错了,原来还是这么棒。”

    对着脸色难看的周让比了一个大拇指后,苏楠往后退了一步,扬声道:“哎呀,饿了,我去看看昨天买的云豆饼还有没有。”

    说完就躲回了房间,典型的撩完后就拍拍屁股跑了。

    “苏楠。”周让咬牙切齿的声音突然响起,冰冷的声线中,隐藏着一丝丝颤抖。

    “你也要吃云豆饼?只剩下一块儿了,你不要跟我抢哦。”苏楠带着笑意的嗓音从屋内传来,明显是没把他的“发威”放在眼里。

    周让抿了抿薄唇,推开半掩着的房门,绕过屏风直接进了内室,但是刚踏进去,就顿住了脚步。

    嘴边笑意未散的苏楠也愣住了,默默拿刚脱下来的裤子挡住了白嫩嫩的大腿,结巴道:“你怎么进来了?”

    他不是应该恼羞成怒,但是又奈何不了她,然后为了泄愤从而去厨房给她做饭了吗?

    自觉摸透了他的脾气,所以她才这么放心的在房间里换裤子的,刚才那条裤子的裤脚早就被打湿了,她穿在身上很难受,想着在吃饭前换一条。

    没想到周让居然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进房间来了,而且看他那架势还是来“收拾”她的?

    两人四目相对,苏楠没忍住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往后挪了半个屁股,动作间用来遮挡的裤子滑落了一条裤脚,布料消失的瞬间,一条大长腿随之露了出来。

    白皙滑嫩的肌肤,在黑色布料的衬托下显得像是在发光一样。

    若隐若现,似遮似露往往比全部暴露出来的美景更加勾人,也更加激发人的探索欲。

    这场景落在周让眼中,那可就是邀君采撷,任君处置了,他幽深的眸内迅速点燃两簇烈焰,牢牢定格在苏楠的小脸上,那眼神就如同锁定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占有欲极强。

    “我来尝尝云豆饼的味道。”苏楠耳畔传来他磁性十足的嗓音。

    下一秒她就被压在了他的身下,唇瓣被吻住,辗转两下后,她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道:“我还没吃云豆饼呢,那块儿在桌子上,你自己去吃。”

    “不用了。”周让睁开闭上的眼眸,鼻尖抵住她的鼻尖,他的喉咙有些发干,声音低哑的喊了一句她的小名,极具温柔。

    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手放进了不该放的地方,苏楠长睫颤了颤,忍不住加重力道捏了捏,听到耳边传来的闷哼声,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这是大白天该干的事情吗?”苏楠害羞的偏过了头,指了指窗户边没被拉紧的窗帘,拿脚丫踹了踹他的小腿,抬起下巴示意他去拉紧。

    周让低声笑了一下,直起身快速把窗帘拉上,房间内瞬间昏暗下来。

    胆敢在狮子头上拔毛,这后果就得自己承担啊。

    苏楠听着窗外的雨声和近在咫尺的喘息声,在思绪混乱期间,脑海中不由就想起了这句话。

    *

    时间一晃来到了肖方芸结婚的前一天,苏楠收拾好洗漱用品和衣物,就和周让一起坐车回到了肖家村。

    许久没回肖家村了,心里不由涌上一层唏嘘之感。

    “苏知青,周知青。”一路上都有人跟他们打招呼,苏楠和周让也礼貌的回应了。

    路过王宏志修的房子时,苏楠看见了刚从里面走出来的王弘志,当即欣喜的朝他挥了挥手:“王大哥。”

    王弘志自然也看到了他们,猜到他们是回来参加肖方芸的婚礼的,于是笑着道:“小玉也去肖家凑热闹帮忙去了,你们快去吧。”

    “行,那待会儿见啊。”周让和王弘志握了握手,然后领着苏楠往肖家走去。

    还没走到肖家,远远的就看见了张灯结彩的大门和围墙,走进了些,就能听见院子里传出来的笑声和说话声。

    院子左边摆了好多桌子和椅子,右边靠近厨房的地方则是摆了好多装着菜的大盆,一群中年妇女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洗着菜,男人们则是满脸红光的劈柴和挑水。

    整个气氛热闹极了,喜气洋洋的,让人看了,心情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变好。

    “哟,苏知青来了。”

    正在跟老姐妹说话的罗琼枝看见门口的人,连忙擦干净了双手,迎了过来,在看见苏楠身边的周让时,不由一愣,却也了然一笑。

    果然,这两人最终还是走在了一起,自己那孙儿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周知青也来了啊,快进来坐,外面冷,我家芸儿在房间里待着呢,你去找她吧。”罗琼枝赶忙让开一条道,请苏楠和周让进门。

    “好的,奶奶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苏楠笑着走了进来,接过周让递过来的包,然后朝他挥了挥手。

    见状罗琼枝奇怪道:“周知青不进来?”

    “我有点儿事情要去公社一趟,明天再来喝喜酒,楠楠你在这儿待着,别乱跑。”周让先是对着罗琼枝解释了一番,然后就隔空指了指苏楠的鼻尖,低声嘱咐道。

    “好,我知道了,那你注意安全,明天见。”苏楠点了点头,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伸出手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快走。

    “那我走了。”周让朝她挥了挥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你们小年轻感情可真好。”罗琼枝用开玩笑的语气打趣了一句苏楠,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他就是喜欢瞎操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能跑丢不成?”苏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