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看日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妍妍爱吃海底捞     书名:总裁别虐了,她是你孩子亲妈
    “去看日出吗?还是上次那里。”傅容笙开着车缓缓行驶在公路上,侧头看向安聆音。

    安聆音立刻把他的脑袋推回去:“别看我,看路。”

    傅容笙轻笑一声:“遵命,夫人。”

    安聆音立刻红了脸,小声嘟囔:“谁是你夫人。”

    两人打情骂俏过后,决定去看日出。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上次傅容笙带安聆音去过的山头。

    两人到的时候,天还黑着,索性小憩了一会儿,却差一点错多了日出。

    幸亏车头正对着日出的方向,当光洒在安聆音脸上的时候,她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

    “傅容笙,你快起来,太阳出来了!”

    她晃着身边男人的胳膊,像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叫丈夫起床一样喊他。

    傅容笙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这副温馨的画面。

    就她了。

    当时,傅容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辈子,就她了。

    他眼神灼灼,深情至极,仿佛要把安聆音的模样刻进骨血里。

    “你干嘛啊……”安聆音被他看得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气氛逐渐暧昧,空气也在升温。

    谁料,突然一道电话铃声响起,无情地打断了这情意融融。

    傅容笙黑着脸掏出手机,一看是傅墨,忍着才没把电话挂断,满脸不情愿地接听:“什么事?”

    傅墨火急火燎的:“傅大总裁,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公司快乱成一锅粥,我一个人要顶不住了!”

    傅墨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最近发生的大事小事都吐槽给傅容笙,还绘声绘色地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可怜虫,想以此来博得他的同情,让他良心发现,回来接手这堆烂摊子。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我不回去,”首先,傅容笙斩钉截铁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这是个锻炼你的好机会,你要自己挺过来。”

    傅墨:“……”你清高,你了不起,你为了安聆音让他水深火热!

    “不过你别担心,”接着,打一巴掌揉三揉,“我会远程指导你,给你出谋划策的。”

    果然,他就不该对这个够男人抱有希望。

    傅墨实在听不下去了,单方面切断了电话。

    “真的不回去吗?”安聆音在一旁,有些担忧地问道。

    傅容笙沉默一了会,摇了摇头:“傅墨可以应付的过来,我为什么要回去?”

    安聆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遂不再劝说。

    两人看完日出,就开车去完成他们这次的目标了——旅游。

    一连几天,大大小小的地方他们都绕了过来,玩得很是尽兴。

    “我去接个电话。”

    两人正在一家餐厅吃饭,傅容笙看了眼手机,和安聆音打声招呼就出去了,看起来急匆匆的。

    已经好多次了。

    安聆音看着店外傅容笙站在路灯下打电话的样子,有些不开心。

    这几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傅容笙一直在背着她接电话,有一次甚至看她过来了,一下子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很难让人不多想。

    是出什么事了吗?和她有关?

    “到底怎么了?”

    安聆音还是没忍住,在傅容笙回来后立刻问他。

    她看着傅容笙,手里的勺子在盘子上戳个不停,叮当叮当,一下又一下,宣泄着她现在不安的内心。

    傅容笙察觉到,挑了挑眉,张了张嘴,也不知原本要说什么,可话一到嘴边就改了口:“没事,别担心。”

    安聆音听到他这么说,明显很失落。

    可是,她刚要追问,傅容笙的手机就打进来了电话,她只好作罢,让他先接电话。

    “什么?”电话那边也不知说了什么,足足有一分钟傅容笙都在沉默,直到提到了“傅老爷子”,他慌了神。

    傅容笙挂断电话,安聆音立刻关心:“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他低头不语,许久才抬起头来,看向安聆音的眼中闪着自责的光:“爷爷病倒了。”

    “怎么回事?”

    傅容笙把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蓝家因不满傅容笙悔婚一事,从那之后一直和傅氏抢资源,傅容笙又不在,无人坐镇,让蓝家屡屡得逞。今天,老爷子知道后,一气之下昏了过去。

    安聆音听完后,才知道傅容笙的那份自责是什么回事。

    他应该觉得,如果他不悔婚,就不会发生这些,爷爷也就不会病倒了。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安聆音覆上傅容笙的手,原本柔弱无骨的手,此刻却充满了力量,“我们回去吧,把事情调查清楚。”

    “好,”傅容笙反手将安聆音的手握住捏了捏,“而且,我觉得这次事情十有八九是蓝芷墨的主意,我们不能让她得逞!”

    蓝芷墨,这是你自找的!

    “但我有一个要求,”傅容笙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去之后,我们订婚。”

    他目光坚定,不容反驳,大有一副安聆音不答应,他就不回去了的样子。

    安聆音听到他这么说,心里突然像是空了一小块,有些失落。

    就这样就订婚了?

    虽然他们已经有孩子了,可是也不能……

    算了,现在傅氏的事情比较重要,先不纠结那些了。

    安聆音一口答应下来:“好。”

    但眉眼间淡淡的失落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可这次,傅容笙像是聋了瞎了,五感尽失了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情绪上的低落。

    傅容笙订了最近的航班,连夜回国,两人一路上都很沉默,除了必要的交流,没说几句话。

    但是,这种情况只持续到下飞机。

    下了飞机后,走着走着,安聆音和傅容笙走散了,她心神不定,没怎么关注傅容笙,等反应过来一看,发现人早就不见了。

    而且,今天机场上的人格外的少,明明飞机上那么多人的,怎么一下了飞机就不见了?

    安聆音心情忐忑地往前走,四下张望,寻找着傅容笙的下落。

    “请问你是安聆音安小姐吗?”

    突然,一个机场的服务人员找上了安聆音。

    “我是,有什么事吗?”

    服务人员笑了笑:“请跟我来。”

    安聆音犹豫了一刹那,那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自己将要遇害的画面。

    想到最后,她想到了傅容笙几个小时之前说的“回去之后就订婚”,又想到他这几天的反常,有什么念头被点燃。

    于是,她将信将疑地跟服务人员走了。

    服务人员把安聆音带到了一个类似广场的空地,这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很适合杀人……

    难道是她想错了吗?

    一想到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一会儿也可能会面临生命危险,安聆音的泪水就止不住夺眶而出。

    突然,“咻”地一声,好像有什么被发射到天空上,接着“咻咻”声像狂风暴雨一样不断响起。

    瞬间,五颜六色的烟火炸响,在天空中拼凑出一行字——安聆音,嫁给我。

    顿时,安聆音惊得说不出来话,她捂住嘴,眼泪更加汹涌了。

    “所以,答应吗?”

    傅容笙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安聆音望过去,灯光瞬间打在他身上。

    只见他一手捧着红玫瑰,一手举着戒指,在灯火辉煌的地方,冲她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