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来人,把刘捕头绑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瓜味的榴莲     书名:锦鲤空间:肥婆种田妙呱呱
    吴翠翠人在家中坐,还不知道村口发生的事。

    一群萝卜头,嘴里含着糖果,手上拖着洪六福,欢欢喜喜来到朱家。

    “小婉姐姐。”

    “小婉姐姐在家吗?”

    刘氏闻声走出屋,“小婉姐姐不在家,你们有什么事?”

    说完,余光瞧见萝卜头身后的男人。

    刘氏忙快步走上前,定睛一看,那人正是仇人洪六福!

    刘氏诧异,拉住傻蛋问道:“这人哪来的?”

    傻蛋嘴巴里甜丝丝的,仰头满足地笑着,抬手指着村口的方向,“我们在村口发现的,朱五哥让我们把他带回来,说让小婉姐姐帮忙给他治腿!”

    刘氏抬眼,看向佝偻着的洪六福,好似棉花般的左腿,狠狠地啐了一口:“活该!”

    不知是哪位壮士出手相助!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高贵的洪六福从尊贵的一店掌柜,沦落成如今这副狼狈样,真是大快人心!

    “呜呜--!!”

    洪六福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耷拉着脑袋。

    完了。

    落入虎口,这下算是完了!

    刘氏勾起一侧嘴角,提着裙摆,抬起腿,对着洪六福的心口,猛地就是窝心一脚。

    边踹边骂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洪六福闷哼一声,刘氏这一脚,用了十足十的力道。

    看着洪六福疼的冷汗直流,刘氏只觉得解气。

    “告诉你,咱们之间的仇,没完!”

    养鸡场烧没了。

    八十多两银子啊!

    那是她们婆媳三人,每天早出晚归赚来的。

    一把火烧就没了!

    刘氏气愤,更心疼。

    “惹到我们老朱家头上了!胆子挺肥啊!”刘氏咬牙切齿骂道。

    洪六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嘴巴被堵上,说不出话,只能闭上眼睛,任由刘氏拿他撒气。

    等刘氏打完了,骂累了,挥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回屋拿出一盒子糕点,递给萝卜头们。

    “傻蛋,这次多亏了你们,这是婶子的给你们的谢礼,拿去分了。”

    “有糕点吃喽!”

    小孩子眼睛放光。

    “谢谢二婶。”

    傻蛋捧着盒子,带领着小伙伴们,分糕点去了。

    刘氏关上大门,以防洪六福跑了,叉腰对着茅草屋喊道,“娘,抓到洪六福了!”........

    夜幕降临,天色渐晚。

    朱家男人簇拥着梁县令,回到朱家,打开门,见到被绑在树上,瘸着一条腿,脸上全是指甲印的洪六福。

    众人惊呆了!

    他们在外面,辛辛苦苦找了一天,没找到半个人影。

    好家伙!

    原来洪六福就在朱家!

    当然,最震惊的,要数刘捕头。

    他严重怀疑自己眼睛出问题了,洪六福不是跑了吗?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而且还出现在朱家?

    这太不可思议了!

    抓不到洪六福,梁县令和朱家人对他的怀疑,只能是怀疑。

    可是,洪六福落网后。

    不只是洪六福完了,他也跟着遭殃!

    刘捕头眼神发虚,小腿肚子打颤,眼下,这可如何是好???

    “洪六福?真是洪六福!”

    朱老大惊喜之余,牵动屁股上的伤口,一瘸一拐走到洪六福面前,扬起拳头,就要砸下去。

    “大哥!”

    朱老二及时喊了一嗓子。

    朱老大反应过来,梁县令还在场,顾及上一次的教训,他不能擅自动手。

    于是,反手扯掉洪六福嘴里的擦脚布,质问道:“大丫二丫去哪儿,你快把我女儿交出来!”

    大丫二丫已经被活埋了。

    洪六福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能让两个孩子死而复生。

    “我……我不知道,你别问我。”

    见他死鸭子嘴硬,梁县令下令道:“来人,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审问洪六福。”

    刘捕头上前一步,抱拳道:“属下这就去。”

    “不劳烦刘捕头了。”梁县令冷声道:“朱老大,你和王捕快,带洪六福下去审问,务必撬开洪六福的嘴,让他吐出实情。”

    这句话说的意味深长。

    洪六福听后,不由地打了个激灵!

    明知道大丫二丫的失踪,和他有关系,还让朱老大亲自参与审问。

    梁县令是故意的!

    “走!”

    王捕快和朱老大,两人一左一右,架走洪六福。

    目送着三人离开,刘捕快紧张的抓心挠肝。

    如果洪六福供出他!

    他该怎么办!

    该死的洪六福,早就给他通风报信,告诉他有多远跑多远。

    跑了一大圈,最后却落入朱家人手里!

    这很让人费解。

    正当刘捕头着急之际,梁县令继续道:“来人,把刘捕头也给本县令绑了!”

    “是。”

    身后的捕快们抽出别在腰带里的绳子,面无表情地走向刘捕头。

    “........干什么?别过来!”

    刘捕头彻底慌了。

    “县令大人,你凭什么绑住我?我对大人忠心耿耿,你不能绑我!”

    梁县令背着手,对刘捕头的话,充耳不闻。

    朱家三兄弟,站在一旁,亲眼目睹梁县令的雷霆手段,不由地惊讶。

    原来县令大人早就看出刘捕头居心不良!

    小婉背着背篓,手里拎着药锄,和老郎中师徒回到朱家,见到满院子的人。

    小婉颔首示意,没有多说话,背着背篓,安静地走到厨房,洗刷干净药罐,生火熬药。

    老郎中向梁县令见礼,“草民拜见县令大人。”

    梁县令开门见山道:“吴氏的身体可还好?”

    郎中道:“不大好,需要静养一阵子,那刀要是再偏一寸,怕真就要去见阎王了。”

    说完,怕朱家人恐慌,又说道:“有老朽和小婉姑娘医治,定能让患者康复如初。”

    朱家三兄弟面面相窥,没想到老郎中会如此说!

    不知道老郎中被收买了,站在朱家这一边?

    还是吴翠翠手段太过厉害,竟然能骗过行医数十年的老郎中!

    梁县令听完老郎中的话后,点头道:“本官知道了,吴氏的病,有劳老先生了。”

    “无妨无妨。”

    老郎中寒暄几句后,带领着学徒,一同走进厨房,帮忙煎药。

    天边一边雾蒙蒙,月上柳树梢。

    奔波了一天,大家都累了。

    朱老二有眼力见儿,忙取来凳子,送到梁县令面前,道:“县令大人,洪六福和刘捕头还需询问一段时间,大人先坐。”

    梁县令落座后。

    朱老大招呼刘氏和喜妹,“别站着看热闹,端些茶水来,给诸位官爷润润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