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九十四章 灵界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李道然     书名:史上最强炼气期
    寒妙依感觉胸口都要爆炸了,向方羽投去求助的眼神。

    只要方羽允许,她就得教训这个小鲤鱼一顿了。

    “其实储物空间里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方羽给寒妙依传音道。

    听到这话,寒妙依内心一紧。

    她知道……这句话是警告!

    她还是得忍耐,否则就得回储物空间待着!

    寒妙依只能再次将怒火吞回到肚子里。

    “明明我跟主人待在一起的时间更长,这个鲤鱼精凭什么这么嚣张!?”寒妙依咬着牙,心想道。

    方羽见寒妙依再次冷静下来,这才回过头去。

    之所以警告寒妙依,倒不是他更喜欢小鲤鱼或是什么别的原因……只是他必须要让寒妙依学会如何忍耐。

    在这个前提之下,绝大多数情况之中,他都不会顺寒妙依的意去做事。

    “妙依妹妹挺可爱的。”小鲤鱼对方羽说道。

    “还好。”方羽答道。

    “小黑,认真地说……在这北荒内,祖家的势力还是很大的。”小鲤鱼小声道,“要是放在平常时候,我当然不怕那个家伙,可现在我毕竟……毕竟是偷偷跑出来的,万一真遇到祖天,可能会引来巨大的麻烦。”

    “所以……你需不需要稍微伪装一下气息和外形呀?”

    “没事,我现在的模样,祖天认不出来。”方羽答道。

    “那就好。”小鲤鱼点了点头,不再过问此事。

    “咻!”

    三者以极快的速度前行,掠过一座座高山,跨过一片片平原。

    其中也经过了一些有修士气息的区域。

    有的是某个势力,有的则是一些修士集中的交易区。

    只不过,方羽一行完全没有停下,而是绕过这些地方,继续朝着小鲤鱼指引的方向前行。

    ……

    虞家,书房。

    在小鲤鱼跟着方羽离开后没多久,又有一道身影来到了书房。

    从体型来看,也是一名男修。

    他缓缓走到了书房的中心,也就是书桌所在的位置。

    从面容来看,这名男修与小鲤鱼非常相似,相当俊秀。

    他看到空荡荡的书桌,一双剑眉皱起,环视四周。

    偌大的书房内安静到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可听闻。

    显然,小鲤鱼已经不在书房里了。

    男修站在原地,剑眉紧蹙,思索了片刻后,转身快步走出了书房。

    ……

    “小黑,你觉得我家里那些长辈什么时候会发现我跑了呢?”

    前往那座山的过程中,小鲤鱼突然转头问方羽。

    “应该挺快会发现吧。”方羽答道,“然后他们会在全北荒范围内找你。”

    “不至于,他们只会不断地让我回去。”小鲤鱼说着,手中取出了一块白金令牌。

    《诸界第一因》

    这块令牌跟她给方羽的那块非常相似,但又有些许的不同。

    上面似乎还多了一道明显的印记。

    类似于一片树叶。

    这或许是虞家的标记。

    “为了不让他们烦我,我得把这个东西……”

    小鲤鱼手一松,那块闪烁着白金光芒的令牌就往下坠落而去。

    再加上她正处于高速飞驰的状态,眨眼间就远离那块令牌了。

    “你就这么扔了?”方羽挑眉道,“你迟早都得回家的,就不怕到时候被重罚?”

    “无所谓。”小鲤鱼答道,“最多不就是被责骂嘛,我早就习惯啦。而且这次我可以在外面玩很久,由于现在的形势,他们肯定不会大张旗鼓来找我的,否则只会让我更加危险。”

    “你哥跟宇弓世家那位大小姐的联姻要是真成了,你难道也不会去参加那场喜宴?”方羽问道。

    “不回。”小鲤鱼坚定地答道,“我跑出来除了为了玩,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避开那场喜宴!”

    “你就这么讨厌你哥?他对做了什么?”方羽问道。

    “他……总之我就是讨厌他!我希望他去死!”小鲤鱼没有正面回答方羽的话,反而眼眶隐隐泛红,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样的反应,让方羽眼神微微闪烁。

    从他见到小鲤鱼开始,就没见过小鲤鱼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和以这样愤恨的语气说话。

    看来小鲤鱼与其哥哥之间有巨大的裂痕,并不是简单的讨厌或是反感。

    “对了,小鲤鱼,到时候你跟我去见个修士吧。”方羽突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道。

    “嗯?跟谁见面?”小鲤鱼抹了抹眼角,问道。

    “虚戒,你认识么?”方羽问道。

    “虚戒?虚家的那个?”小鲤鱼问道。

    “是的,我之前找他帮了个忙,而报酬就是让你跟他们见一面。”方羽说道。

    “当然可以。”小鲤鱼答应下来,说道,“小黑你这次帮我逃出家门,我也得好好报答你,这些都是小事。”

    “那就行了。”方羽说道。

    又飞驰了一段时间,方羽的视野范围内,总算出现了一座山。

    “快到了哦。”小鲤鱼说道。

    方羽眯起眼睛,盯着前方那座高山。

    虽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通过神识……他已经看清楚了这座山的外型。